【良金的唯一,是始終如一

「唯一自有牧場、工廠,在地做欸尚青」是創辦人薛承琛在早期做良金牛肉乾對消費者承諾的堅持,作為品牌slogan 反覆提醒自己,為什麼良金,賣肉乾,不用誘人的廣告詞(香嫩、多汁)來吸引消費者,因為我們要給的不只是一包牛肉乾,而是一份來自我們一步一腳印構築的「安心與用心」

(圖/良金食品加工廠-舊廠,民國91年設立)

唯一自有牧場,專業飼牛的金門品牌

「良金牛肉乾」是大家對於良金第一印象,而在有牛肉乾之前良金早已默默在最源頭紮根耕耘。79年金門面臨高粱酒釀製產出大量酒糟污染海洋,政府向各方尋求解方,而離島地理略勢,唯有就地處理才能夠將污染與成本降到最低,也才是長久永續之計,因此,良金創辦人薛承琛憑著一顆憐惜家鄉和產業的心,毅然投入酒糟養牛,成為第一家示範養牛場,沒有思索任何產值前景,只是為了解決家鄉當務之急的問題。

 

良金牧場就此誕生,過程中不斷專研、嘗試,摸索酒糟養牛的特點,克服缺點(攝取豐富蛋白質牛隻精瘦、牛蹄炎),精進優點(補充草料纖維均衡飲食、自然放牧養成均勻肉質,純粹無腥味),一直到今天,我們仍然養牛,目前在養頭數為700多頭,我們將過去被視為災難的污染,變成在離島打造出良金專業飼牛人的根基

(圖/良金畜牧場-舊場,民國79年設立)

唯一自有工廠,在地加工

從牧場做到工廠,不是因為我們成長的野心,而是我們又面臨了問題,不得不找尋轉機...

民國88年,原本在金門養殖供應到本島的小牛(牛齡約1.5歲的架仔牛),因為發生疑似口蹄疫(最終確認為水泡疹),唯一的供應出口關閉了,而當時良金牧場有1300頭牛,遙遙無期的禁令,每天看著全場的黃牛吃著酒糟,也曾不禁感嘆,當年奮勇的投入養牛,解決了地區污染問題,而如今卻成為無比沉重的負擔,要消化每日不斷產出的酒糟產量(250噸/日),就要靠養牛產業來平衡,而金門務農家庭多不吃牛肉,生鮮需求量相當有限,該如何找出牛肉的去處,又是一大問題。

因此創辦人不斷思考,加工才是長久的出路,而且一定要新鮮在地加工,在地養殖、屠宰、製作、銷售,而金門處於離島,專業食品製造資源相當缺乏,所以創辦人再度發揮草創專研養牛精神,到本島肉乾工廠觀摩廠房動線、肉乾製作,開設了良金食品加工廠,也是至今金門唯一一家實際運作生產的肉品加工廠
而為了做出與市面現有的牛肉乾差異,良金也進而學習包裝、廣告,透過不斷的宣傳,讓牛肉乾擠進了金門三寶(貢糖、鋼刀、高粱酒)之外的金門必帶特產。

 

所以良金說起來像是金門牛肉乾的後起品牌,而我們卻是扎扎實實早就從源頭做起,真正在做“金門牛肉”的品牌。
我們要做的不只是特產的牛肉乾,而是實在用金門牛肉做的食品,讓更多人嚐到金門牛肉的美味。

就像創辦人常說:「如果良金要賣肉乾賺錢,應該在82年金門開放觀光時搶機會,找工廠生產來賣就賺翻了,當時我整天浸在牧場養牛,不知道賺啦!」

 

良金堅持從源頭開始,一步步走最辛苦卻踏實的路,每有危機便是轉機...

(圖/烤肉乾的第一台烤箱)

唯一牧場、餐桌一條龍

金門牛、酒糟牛、高粱牛,到底是什麼牛?

來到金門,牛肉絕對是遊客們的必吃美食,但金門牛肉絕不只是聳動吸引客人上門的四個字而已,我們要讓客人吃到真正的金門牛肉、認識金門牛肉,所以我們在105年08月1日在良金工廠開了牛肉麵館,畜牧和加工廠出身的我們,菜色開發我們不懂,只知道我們有最新鮮的牛肉,如何讓客人用最安心、新鮮的方式吃到一碗值得搭飛機來到金門才吃得到的牛肉麵,開設初期僅僅13個座位(碗盤也不過10套、兩個泡茶的茶壺當湯壺),「知、賞、聞、品、嚐」五字絕帶領來店的朋友體驗最新鮮、直接的鮮沖牛肉麵,你吃的牛肉新鮮看得見,鮮湯淋下,紅白相間油花,瞬間燙熟,「有青才敢大聲,新鮮不怕比較」,這就是良金,牧場餐桌一條龍,要讓每一位來到金門的朋友,驚艷金門牛肉實在的美味。

(圖/創始第一碗鮮沖牛肉麵)

良金的一步一腳印,30年了,不只有牛肉乾,一生做飼牛人,一輩子都為飼牛驕傲,給您的用心與安心,我們細細說來...